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言無忌 陶傑

專欄作家陶傑文章分享

 
 
 

日志

 
 
关于我

哪裡有自由、哪裡有品位,哪裡就是我的家

网易考拉推荐

诺曼第风云苦旅  

2009-06-22 23:0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诺曼第登陆六十五周年。总统奥巴马由埃及飞到法国北岸,凭吊古战场,又发表一通演说。

时至今日,奥巴马已经沦为职业演说家。他说什么,词令花巧,总统沦为公众名嘴,已经不再重要。奥巴马站在墓碑十字架的海滩古战场,身形矮小,形象飘忽,更令人觉得:今日美国,人才凋零。

诺曼第之战,是盟国三军司令艾森豪的代表作。就像拍一齣千军万马的大制作——不错,战争就像戏剧。欧洲战场,英文叫做European Theatre,太平洋战区叫做Pacific Theatre,不是可圈可点吗?——罗斯福和邱吉尔是监制,艾森豪是导演,也就是今天的CEO。艾森豪麾下悍将如云,位位都是大哥,像铁血将军巴顿、英国元帅蒙哥马利、美国统帅贝拉利,都是独当一面的将军。

诺曼第之战,英美军为主力,还有加拿大兵团、地下法军、波兰和希腊的余勇。想想当年没有电脑和传真机,补给线由英国深入到苏格兰,大西洋彼岸,也有上千战船和战机风云待旦。诺曼第之战是人类有历史以来一场最伟大的圣战。恐怕在电子科技速战速决的今日,今后永不再有。

艾森豪性格宽厚平和,富有幽默感,但巴顿和蒙哥马利,则像一齣戏里,两名片酬身价偏高的大明星,时时耍性子。艾森豪上要向罗斯福和邱吉尔交代,下则协调各国联军的语言文化差异,中则调配海陆空三军,还要镇住脾气暴躁、以自我为中心的将领,优柔寡断半分,不但心力交瘁,还必然有辱使命。走错半步,不但一百几十万军队泡汤,希特拉得胜,人类会倒退回黑暗残酷的中世纪。

举世安危,只系于一人,人类历史三百年来,没有片刻比起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前后之凶危紧张。尤其铁血将军巴顿,与艾森豪识于微时,在军中资历远比艾森豪高,怎样摆平这位大佬的Ego,最费周章。

巴顿曾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指挥当年刚发明的坦克,但由于性格刚烈、暴躁高傲,行为语言无不暴烈惊人。一九四三年,在西西利的战地医院,他掌掴一名没有负伤、但在战场炮火之间精神崩溃的「伤兵」,被艾森豪觉得他精神太过激越,在诺曼第之役,官贬三级,只让他率领第三军登陆法国,掩护盟军的登陆大兵。

这种角色,英文叫做Decoy,分明是送死的。换了一个一盘散沙的民族,巴顿看出其中的政治机关,早就放软手脚了,或者像林彪一样发动军事政变。

但他没有,硬把军令接下来,尽忠职守。在巴顿的血液中,有一股勇往直前的血战性格,有人说,这是因为他当骑兵时,曾多次堕马,头部受伤,脑震荡之下,精神走向怪癖,也就是说巴顿根本「short咗」,也未尝没有几分道理。

巴顿与蒙哥马利不和。蒙哥马利作战谨慎,不像巴顿之冲动,他深谋远虑,喜欢用三四倍的兵力,歼灭强弱悬殊的敌军。英国人的性格一向避重就轻,绝不玉石俱焚。偏偏蒙哥马利在北非歼灭德国「沙漠之狐」隆美尔部队,战功比巴顿更显赫。既生瑜,何生亮,巴顿阳刚,蒙哥马利阴柔,艾森豪居中,摆平这两大势力,连罗斯福也做不到,艾森豪不声不响就搞掂了,这是一家企业大老板成功的典范。

艾森豪有幽默感,沉默寡言,百万雄师,他只负责宏观战略。一旦定下六月六日总攻时刻,就交给蒙哥马利调配军队。六月六日之期,奥马哈海滩潮汐涨退,于登陆不利,但错过这一日,英法海峡会有两星期的暴风雨,总攻必定延误。艾森豪肩负最大的责任:时机选错了,吞枪自杀也难以谢罪。一个政府,一盘生意,职责分工,合该如此。诺曼第之战,英雄辈出,盟国的将军互有心病,却可以同舟共济,抵御外敌,人人发挥了最大的才华,就像看一场伟大的交响乐表演,指挥、钢琴家、大提琴师、小提琴队和站在最上排的锣鼓手,各就各位,一场天籁,回肠荡气,六十五年之后,英雄史诗的余音依然绕梁横柱,洗涤心胸,壮丽至今。

中国人的教育重理工而轻文史,香港人看书,即使有一点阅读兴趣,亦必重财金而轻哲学。第二次世界大战是领袖学、行政管理学、人性心理、军事知识、经济理论的一部百科全书,而且高潮迭起。诺曼第之战,看到此处,有如读倚天屠龙记之八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故事一浪接一浪,还没有结局,后面还有苏联红军进侵柏林之役,一样惨烈。

奥巴马出现在奥马哈海滩,首相白高敦致辞还叫错了名字。一伙网络时代的政治侏儒,在诺曼第不落的夕阳之下是显得那么渺小。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今日英美欧洲的所谓盟国,只出第三流的领袖,远东跟在后面,更不必有惊喜。至于特区政府奴仆治港,更不在话下。所谓Leadership是一个高度亵渎了的名词,愈来愈廉价。

五年前我重游诺曼第,风景不错,心情各异。诺曼第的法国菜比其他地区简朴,得海洋之利,龙虾和青口都很清鲜,而且不像法国菜的主流,不用浓烈的配料,比较适合广东人口味。还有一味苹果酿扇贝,味道清奇,厨子说因为诺曼第多苹果树,土壤很特别。试过这几道地方菜,回到香港,对一般酒家的星斑海鲜之类,立时觉得乏味,都是自己不好,去了那么远的地方,还爱比较,做人马虎一点,不是更有情趣?

那天远眺圣米歇的教堂山,黄昏时已值退潮,泥滩上满是蠕动的寄居蟹,岸边有一排矮树灌木。着名的教堂山,在一片沙洲之上,夕阳熏披,霞蒸暮染,是半生所见最难忘的风景。在那个黄昏,我才知悟何谓感恩——没有了艾森豪、巴顿、蒙哥马利,没有上一代的先贤,捍衞自由、民主、人权,令人类免遭极权的魔劫,我缘何拥此良辰美景的清福?我向着西方,隐约可辨的那片苦海,六十五年前,炮火连天,腥红染渚,在心中,向无数的英烈合十致敬。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