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言無忌 陶傑

專欄作家陶傑文章分享

 
 
 

日志

 
 
关于我

哪裡有自由、哪裡有品位,哪裡就是我的家

网易考拉推荐

天涯故事 (陶傑 20090924)  

2009-09-29 10:5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的印尼女傭蘇姬,工作多年之後,辭職了,因為回家鄉結婚。高高興興地離開,才兩星期,長途電話打給香港的姊妹哭訴,蘇姬遇到了她無法解決的難題。蘇姬十三歲來香港,回家結婚時二十四歲,她的父母為她配婚的男人,也剛從日本當男傭回來,一心以為門當戶對,小倆口都擁有一點點「國際視野」應該很幸福。然而,蘇姬回到印尼鄉村,首先受到村民責難,問她為什麼把頭髮剪得那麼短?然後質疑她穿短褲子,大腿暴露在外,像一個妓女。「那麼她的新婚丈夫有沒有挺身保護她?」我在電話中問蘇姬的印尼女友。「沒有,他還跟村民同一陣線,嫌這位妻子作風不正派。」蘇姬的姊妹幽幽地說。「這就怪了。這個男人在日本當過幾年傭僕,不,家務助理,多少有點見識,他應該知道女子剪短髮,穿短褲子,不等同天性淫蕩,為什麼他不據理力爭?」我追問。沒有辦法,在所謂「傳統習俗」和「人性自由」的衝突之間,他只能選擇「道德」的那一邊,而不是愛情的這一頭。蘇姬回到家鄉,本來很開心,但她的少女時代,在前殖民地香港成長,性格和打扮的口味,多少有了一點「國際化」,回到印尼,她很難適應,在虎視四周的眼光之下,她成為孤獨的異類。我委託這位中間人,向蘇姬致以慰問;在清末的中國,有一個女人叫做秋瑾,她去日本留學了幾年,回到江浙家鄉,作男裝打扮,身上還帶着佩劍,號稱女俠,為小腳婦女出頭,也一樣遭受打壓,視為異類。蘇姬回到印尼,不是想像秋瑾一樣,推翻政權,她只想下嫁,靜靜地過着自己喜愛的生活。她在香港打工多年,積了一點錢,以為找到一個「留學東洋」的老公,從此有了歸宿,沒想到一回去,是麻煩的開始。這種悲劇,不是什麼「文化差異」,而是文明和野蠻的衝突,一個小女孩,在文明的地方生活久了,回到原來的居地,一場暴風雨,早晚要到來。「蘇姬很想念香港。」她的朋友說。「如果不如意,歡迎她回來,我家的門,永遠為她開放。」我叫她的姊妹傳話。面對人家的「國情」,你還可以做什麼?除了默默放下電話,為這位天涯小褓姆遙寄一串祝福。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