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言無忌 陶傑

專欄作家陶傑文章分享

 
 
 

日志

 
 
关于我

哪裡有自由、哪裡有品位,哪裡就是我的家

网易考拉推荐

 向德國人講魯迅  

2011-11-26 18:2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幾個德國電影學院大學生來香港拍一齣紀錄片,功課做完,與我一起清談。
  三個德國大學生對中國文化很有興趣,紛紛問:為什麼一百多年來,中國經歷許多悲劇,總是無法達致民主、人權、自由。
  我聽了,哈哈大笑,答以四個字湊成的一個英文字: Gene。
  三個鬼仔嚇了一跳:你說基因?
  「對,」我直視他們的眼睛:「我知道,對於日耳曼民族,以你們的經歷,這個字眼有點敏感,但香港這一方面,尚無言論的自我審查。」
  「叫你們德國人用幾十根竹竿搭成一座棚,在上面蹦跳筋斗,你們永遠做不到,但中國人做得到,搭竹棚的技巧,就是基因。」我說:「英國的達爾文,首倡物競天擇說,然後加士敦提出基因論,本來,這門科學可以鑽研下去,但三十年代的德國,卻出了一點偏差,所以研究民族的基因,變成了禁忌。」
  缺了這一課,西方就從智慧走向了幼稚。我說:「中國的魯迅,就是一位基因主義者,胡適和林語堂也是。我向你們推薦魯迅一段我最愛的基因學語錄──『暴君的專制,使人們變成冷嘲;愚民的專制,使人們變成死相。大家漸漸死下去,而自己反以為衞道有效,這才漸近於正經的活人。世上如果還有真要活下去的人們,就先該敢說、敢笑、敢哭、敢怒、敢駡、敢打,在這個可詛咒的地方,擊退了可詛咒的時代。』」
  我不會德文,用英語準確翻譯,幾個大學生聽了,相顧而讚嘆。
  我說:「魯迅的意思是,別以為中國人口在繁殖,但他們的靈魂在漸漸地死下去。」 Dying slowly。魯迅最近在鄰近地區,從奉為神明,到中學課本悄悄刪禁,不出奇。
  因為魯迅崇尚偏激。他認為:不敢駡、不敢打,不是什麼「穩健」和「理性」,而是在專制下「漸漸變成死相」的一個過程。魯迅的觀點很厲害,他很聰明,他把一切都看破。我告訴遠方的來客:要了解中國人,要讀德譯本的魯迅,他任何時候都不 Out,他是中國的湯瑪斯曼,這就叫不朽。
  评论这张
 
阅读(9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