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言無忌 陶傑

專欄作家陶傑文章分享

 
 
 

日志

 
 
关于我

哪裡有自由、哪裡有品位,哪裡就是我的家

网易考拉推荐

永井荷風  

2011-03-14 11:2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個周末,看着電視新聞,許多人的心情都很低落。一個優秀的國家,經此海嶽無光的浩劫,是文明世界的創傷。幾個朋友在咖啡館小敍,相對無言。死難者越來越多,核電廠爆炸,大家默默禱告,但願瀛海蒼天的那一角安樂平和的無有之鄉,能在挫折中再起。「不如我們每人說一樣自己所知的日本最感人的事物吧。」E提議。眾人都說好,覺得這是對死難者最好的慰念。「說一樣日本最好的事情,最令你感覺,但不許包括飲食、溫泉沖涼、購物、動畫。」我定下底線,認為這就有點難度。E提名電影「殯儀師的奏鳴曲」──把死亡看得如此豁達而淒美,只有日本人做得到。大家都同意。說起這齣奧斯卡的最佳外語片,至今仍心弦逐浪,在戲的意境裏迷失了,還沒有回來。從前留學京都的 S,提議谷川新司的流行曲「星」,我馬上叫他用日文唱。 S想了想,咬咬下唇,眼眶有淚水,低聲唱出來:「啊,無名天空的那許多星星,流光脈脈,清輝如許,它們的每一顆,心中都有一個生命。我獨行,直向生命的盡頭,朝着天邊的孤星……」「日本人把孤獨生活成莫大的美感,」我說:「一生人若在日本讀過書,是很大的福份吧。清末中國的名士,留學過日本的,多少都能把日本人的孤獨化為一籠仙氣。谷川新司這首歌,令我想起情僧蘇曼殊的詩: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此時暮色四合,眾皆愀然。輪到我了。「我不太了解日本,但此刻我想到日本作家永井荷風沉思生命之後的幾句話。」大家不作聲,我說:「永井荷風說:塵世間凡是無常、無望、無告的,凡使人感悟而嗟嘆此生只是一夢的,於我都是可親,都是可懷。」地震和海嘯,日本人顯示出令人敬仰的冷靜和肅然,並無呼天搶地的喧嘩。他們把生死置於度外,除了詩,他們活出了哲學。世上一切偉大的藝術作品,不就是此意?縱使地劫無常,海寃無告,人世本是無望的一夢,日本人看透了,反而堅如磐石。每一顆星星,是一閃生命,凡崇尚美的,定必走出死亡陰影的幽谷,找到福音。
  评论这张
 
阅读(8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