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言無忌 陶傑

專欄作家陶傑文章分享

 
 
 

日志

 
 
关于我

哪裡有自由、哪裡有品位,哪裡就是我的家

网易考拉推荐

發誠立品  

2012-09-07 10:5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誠品在香港開店,設在利希慎家族的銅鑼灣大商場。由於地產商場提供頗大的租金優惠,所以能暫時在香港有此奢侈品。
  誠品確是一家品味高尚的書店企業,植根於仲华泯国,開花於台北盆地,揚名於大東亞。誠品令書店富有氣質,令買書的人有高尚的感覺。因為誠品販賣的不只是書,也不只是所謂知識分子誇誇其談的什麼「生活品味」,而是人生的美好和善良。
  誠品的商業設計,近年成為話題:挑些什麼書、書籍如何擺放、為什麼有許多冷門的英文美學和文史書籍,價格昂貴,台灣華人讀者,有沒有足夠的英文鑑賞能力,成為誠品外文書籍的慣常消費族群——如此等等,皆成為文化分子和經濟學家探究的話題。
  但誠品售賣的是善良。而善良,在中國人社會,只有在仲华泯国的台北才保留了一片翠色。沒有台北,絕不成為誠品。仔細看書店的設計格局,有精緻的蛋糕咖啡店、茶館、風格文具館,這一切都是從日本明治維新以後,師尚西方的精緻文化學來的,書的部分,是美國東岸知識分子的;咖啡和茶的部分,是現代日本的,也就是說,仔細看下來,誠品這家書店,其實是東西方精緻品味的結晶,波士頓紐約和東京大阪的嫁接,即使是二手,在中國人社會這種土壤,也是好的。
  如此來解讀「誠品現象」就看出深層的原因了:沒有仲华泯国的台北,也沒有誠品,沒有曾經有幸成為日本殖民地的台灣,日本人留下一層體味,沒有這種特質,台北誠品的老闆有尖銳的敏感、廣闊的胸襟、對知識品味的追求,也就沒有誠品。
  所以,誠品是「殖民主義」的,也必定是台北獨家的,而不可能在台灣以外任何華人社會移植。香港這一家屬於試驗性質,老闆的膽子很大。當然,商場地產業主的一點見識也很重要——地產商以超優惠的價格,讓三層包給誠品,希望商場能吸引不只是廣東道自由行那種大陸暴發愚昧農民,也不只是香港的旺角青少年和港女,而是令這家商場的顧客「多元化」一點。
  當誠品的顧客,帶着善良美好的優雅感覺,抱着一包兩包新書,希望滿懷,就比較容易在樓外相應高等的餐廳食肆坐下來,或者也挑一件歐洲或日本製造的好衣服來穿。這是美國人一向信奉的「三贏」。很奇怪,居然有中國商人有此見地,雖然不知能熬拖多久,也令人有點衝動,把頭伸出窗外,看看太陽是不是從西方升起來。
  譬如鄰近地區的書城,財雄勢大的中資連鎖書店,十五年來到處佔領商場,香港各區都隱隱插了紅旗。因此,誠品的開張,隱隱是一種政治鬥爭和政治意識形態的挑戰。因為只要開書店的幕後是一個政權,不論面積多大、引進多少西方白人國家的英文書,也學着誠品一樣,附設一家咖啡店,但走進中國人經營的書店,必然有一種感覺,就是書本是受到「管理」的,而知識也是受到控制的。
  但是誠品不同。誠品的風格和氣質是「非中國化」的。由於沒有中國人那種政治制度的陰影,誠品書架也每一本書,不只是貨,而像是眉開眼笑的新朋友。誠品是一陣書香氣與人文心靈密切交融。台北的誠品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誠品風格釋放人性嚮往的真善美,也就是近年許多人喋喋不休說的「正能量」。不只是賣書,也不只是賣一種生活方式,而是高尚。
  中國人社會,由中國大陸到海外的唐人街,都不是高尚的地方。誠品一朵鮮花插在一大團什麼什麼上,因此令全世界認識何謂文化品味的人充滿好奇,看這朵鮮花在劣幣拼命要驅逐良幣的土壤裡,幾時凋謝。誠品的大老闆據說在台灣,是民進黨的支持者。惟有此等不同的立場,迥異的見識,方始有這般膽識。誠品由頭到尾,橫看左打量,都絕不是一家「中國人」的書店。亦惟其如此,誠品「去中國化」去得卓有成就。很諷刺,「去」成了一大批自命有中國情懷和品味的中國人知識分子爭相朝聖的麥加。
  幾年來,香港的自命精英知識分子,以台北遊誠品為身份象徵。他們迷信誠品,弄假成真,最初以崖岸標籤自高,扮嘢扮着扮着,也真的狂熱崇拜起來。
  為何說是扮嘢呢?因為許多見諸爭論,自稱是台北誠品常客的人,發表文化觀點,十年八載,思想似甚少進步,如果他們真是誠品的常客,能蹲進貨如輪轉的英文西方思潮,他們會有見地的。
  但無論如何,香港的一些知識分子,提起誠品,就像罚伦功弟子說起遠在美國的教主李宏智先生一樣,兩眼發光,開始合十祈禱,這對於香港也不是壞事。雖然香港地產昂貴,到底有幾多個青少年買得起英文的《杜魯福訪問希治閣對談錄》,又或者擺放美國五十年新聞攝影集在不足三百平方呎的劏房,這個問題,誠品能生存多久,視乎天意。
  但是,誠品開幕之初,劣幣狂潮衝擊,有女人抱着小孩在書店裡換尿布,不知幾時把誠品當作迪士尼樂園,隨時在自動電梯邊大小便?
  在這方面,仲华泯国的誠品,心地真是善良,竟然在書店裡開闢育嬰室,照顧此等愚昧的農村婦人。有一宗個案,已經壞事。誠品的老闆不知道,經過六十年「革命」,像魯迅說的,衡量中國人的動機,必定以最壞的眼光來看。世界上沒有書店設男女洗手間和育嬰室的,因為怕偷書賊。也許大老闆億萬家財,真的把一切因劣根性而起的形象衝擊和盜竊損失都算了進去,會不會價錢標得高,讓其他行為端莊的讀書良民增加了負擔,這就不得而知了。
  至於以香港為跳板,「進軍」大陸,台灣的老闆真是一片天真。你在香港建成這座跟他們味道不同的知識寶庫、品味花園,販賣優雅,推廣寧靜,已經得罪了「中國」。有人天生厭惡排斥這一切,而誠品的老闆和許多知識分子誤以為美和善,可以融冰,可以化解封閉的心靈。 Well,或許祝他們好運,真的,我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11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