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言無忌 陶傑

專欄作家陶傑文章分享

 
 
 

日志

 
 
关于我

哪裡有自由、哪裡有品位,哪裡就是我的家

网易考拉推荐

悲慘世界  

2013-01-02 11:27: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樂劇「孤星淚」拍成電影,羅素高爾、安夏莎威、曉積遜,一幫大明星表演歌喉而且現場收音。明星像趕考科場,看着也覺得辛苦。一個個比歌喉,顧得了唱技,忙不上演技。哪個唱得不好,不但壞了戲,而且即刻在網上受到嘲笑。
  五十年代的「國王與我」,一樣音樂劇拍成電影。飾演國王的尤伯連納能唱,演女教師安娜的狄波拉嘉不能唱,要找幕後代唱,找來了方露頭角的朱莉安德絲,於是這位英國歌手紅到美國。狄波拉嘉退下去了,朱莉安德絲再演「仙樂飄飄處處聞」,更紅遍全球。尤伯連納從此定型,在百老匯唱暹羅王,唱到逝世。
  「孤星淚」本名「悲慘世界」,論譯名,「悲慘世界」比「孤星淚」準確。雨果小說裏的孤女不是主角,她的義父囚犯才是主角,孤星只是那個時代無數悲慘的人物之一。電影裏的羅素高爾相對最弱。他演一個監獄的惡警,性格兇悍,生得大塊頭,一開口,觀眾期望他有巴伐洛提山嶽汪洋般的肺活量。
  但是羅素高爾沒有。反而安夏莎威的角色最討好,她演窮妓女,遭受欺凌,日子過不下去,導演用一個特寫的長鏡頭,四分多鐘,要她唱這齣戲的首本名曲「我有一個夢」(I Dreamed a Dream):我有一個夢,夢裏的世界眾生平等,人人有尊嚴,個個有飯吃。這首歌,即使唱得氣量殘缺,荒腔走板,觀眾可以原諒,因為戲中的角色在垂死狀態。何況兩年前的才藝比賽,這首歌讓英國的胖村姑蘇珊貝爾(Susan Boyle)唱成一首光朗欣樂的作品,竄改了作者的原意,但因嗓音完全是國色天香,一炮而紅。
  安夏莎威有很好的藉口,但羅素高爾沒有。幸好今天是一個不太懂得音樂的時代,九十後觀眾看Youtube,漸漸分不清什麼是好歌,什麼不是,何況哪個唱得好,哪個不好。
  看電影版的音樂劇「孤星淚」,變成看製作,並體會其中的政治。在敘利亞的暴君阿薩德用飛機轟炸平民之際,在阿拉伯綠色革命的時候,甚或在歐元危機中華爾街遭到佔領和包圍中,「悲慘世界」的公映便有了意義。面對強權欺壓無道,再忍氣吞聲茍活下去的人,不就與畜生無異?想世界不再悲慘,雨果早就告訴了你,為了你自己,為了你的子孫後代,要犧牲的,這一天的大攤牌、大流血、大決鬥,躲不過的。 
  评论这张
 
阅读(9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