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言無忌 陶傑

專欄作家陶傑文章分享

 
 
 

日志

 
 
关于我

哪裡有自由、哪裡有品位,哪裡就是我的家

网易考拉推荐

韩国行  

2013-10-09 19:5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韓戰終戰六十周年,韓國在國際中又出了一陣風頭。韓國這個國家很奇怪,歐美民間對之所知甚少。今天許多歐美白人,知道泰國在哪裡,最多也只是將香港誤作為中國的首都(如果是真的,十四億中國人就有福了)。問美國的中學生,可不可以在地圖上指出韓國的位置?恐不樂觀。
  韓國不善於向國際自我推銷,譬如,比起日本人,韓國更不肯學英語。香港文化悠久,美學的品味比日本人差一點,但韓國國旗的藍、紅、白,配上一層閃爍的金色,做成韓國女子的傳統長袍服,配搭效果也十分不俗。韓國人穿著長袍,在長長的繩子上打鞦韆,也是一幅賞心悅目的圖畫。
  我小時的兒歌學到的第一首,就是韓國的「小白船」:「藍藍的天空銀河裡,有隻小白船,船上有棵桂花樹,白兔在遊玩。槳兒槳兒看不見,船上也沒帆……」小時候,我從這首歌裡,看見天上的月亮。
  日韓最大的差別,是日本經歷過明治維新,韓國沒有。日本的現代化經歷了靈魂工程的改造,卻一度迷失方向,保留了武士的忠魂。然而,日本人生活細緻的美感,卻又因為其嚴謹中的一份溫柔,而比韓國發揮得淋漓盡致。相對之下,韓國人也崇尚美,但帶有一份粗糙與樸實。可惜因為一百年前日本殖民朝鮮,種族主義太盛,對韓國人有點殘忍,種下了歷史心理的禍根。
  韓國的保護主義比日本更嚴重。走遍南韓,有許多超級市場便利店,麥當勞的數量有限,比例遠低於中國的北京上海。然而韓國人喜歡光顧本土產品,歐洲的雪糕名牌,像哈根達斯,在韓國看不見半個。
  韓國人的食物比較單一,像英國人和德國人,他們將生命的熱誠用在對事物的追求和拼勁之上,往往忽略了飲食的享受。許多人不明白,韓國人吃燒烤石頭飯,加上那幾小盤醃製的配菜,為何一生如此缺乏變化,能吃上一輩子?
  我問過當地的導遊:韓國人吃得那麼寡,為什麼香港沒有人在南韓開港式茶餐廳?答案是,不可能做得住。不錯,首爾和釜山鋪租比香港便宜許多,但韓國人飲食的口味,牢牢釘死在燒烤、火鍋、牛肉、醃蟹、 kimchi和白菜幾樣傳統的食物,他們的味蕾比他們的汽車市場更拒絕開放。
  「可不可以改變韓國人呢?美國的麥當勞和星巴克就是改變了中國下一代的飲食基因。」我問。對方是韓國通,笑一笑:「你太小看韓國人的愛國心了,他們的愛國,不是像中國人那樣限在口頭,而是徹底的行動。」
  他提點得對。我自己倒忘了,應該反省。今天,韓國站得住腳的唯一中華料理,就是鼎泰豐,而且店鋪不多。小籠包餃子與韓國人略為通融,二來鼎泰豐不可能像吉野家一樣開成連鎖店。倫敦是國際大城市,英國人不會吃,但國際美食全球一樣不缺,首爾卻沒有這等景觀。許多香港女子,因仰慕韓風,嫁給韓國人,移民到那裡十年八載,個個都說飲食最難熬。
  韓國人的拼勁,世界知名,做事嚴謹,而且一份「血濃於水」的情感,遠遠超越了敵我的大是非。六十年來,北韓對南韓各種偷襲和挑釁,從未間斷。一九八四年總統全斗煥去緬甸訪問,北韓特工在觀禮台放炸彈,炸死四個內閣官員,包括外長。一九八七年,為眼紅漢城主辦奧運,更炸掉一架大韓民航機。南韓全然沒有復仇,只用一種慈愛的眼光北眺他們的「同胞骨肉兄弟」。有人認為,南韓人有點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但心理的深層,恐怕未必如此簡單。
  南韓對北韓這個迷途的兄弟,在恐懼之中懷有一份大愛。怪不得美國、日本、中國,雖然對北韓有不同程度的厭惡,但對南北韓統一,都有一致的提防。一旦朝鮮半島成為今日的德國,韓國或會超越日本,統治亞洲的半壁江山。今天,韓國影視明星,紅遍日本海和南洋,韓國政府尚且不懂推銷之道,如果韓國變成德國,東亞會是何等局面?
  香港人去韓國,多限於首爾,大陸客去東大門購物,忽略了南韓的海岸線。有一線上釜山,就像去台南,可以繞過墾丁公園去台東和花蓮。由釜山向麗水,沿南岸進發,看見南韓的鹽田、蘆葦蕩,有機種植的南瓜和水蜜桃豐沃甜美,而且沒有蝗蟲自由行瘋狂搶購、抬高價格之弊(這樣的現狀能保持多久?但願上帝憐恤韓國人),令人對六十年前捨生保護朝鮮半島這一角天堂的三萬多名美軍、幾十萬韓國軍民,油然而生致敬之情。
  六十年前,麥克阿瑟在仁川登陸,他以為挾第二次大戰太平洋的餘威,將在外,杜魯門總統之命有所不受。杜魯門尋求連任,共和黨的杜威藉大陸淪亡向民主黨問罪。美國的政黨互爭,影響韓戰,指揮無力。本來,三萬多美軍可以犧牲少一點。如此血淚教訓,今日軟弱的奧巴馬,出兵敍利亞,果然盡顯其窩囊本色(我年前不就正確預言了嗎)。美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因經濟衰退而遭遇重大的挑戰,但願多點美國人去南韓憑弔自由世界的先烈,特別是美國的左派,如果他們還有點智商或人性,他們會迷途知返。
  评论这张
 
阅读(43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